2021 年 4 月 24 日

校準自己:不忘初心,謹記你因何而來


Awanita's Blog


假如,你曾經極致熱愛一件事:對你來說,它比冬天早晨的被窩更迷人,每天你一睜開眼睛,就想立刻起床去做它。但是,忽然有一天,你沒有理由的開始不喜歡它,甚至討厭它⸺這裡面,一定某個地方出了問題。

兩周前,我完賽了「台新女子馬拉松」的半馬路跑!老實說,這一次從市政府起跑、直奔終點大直河濱公園的過程,我覺得很累。

在跑道上,我想起了十幾年前,我在神聖舞蹈的靜心團體接受訓練時,老師總是要求舞者,在所有的動作中保持「當下」的品質。意識聚焦在當下,沒有剛才怎麼了,也沒有下一秒會怎樣,只有此刻的每一個動作……假如一個人遠離了當下,他的狀態就像一部漏油的車子,不僅能量消耗非常快速,而且油箱是永遠加不滿的。

所以我慢慢調整自己,把注意力拉回來,不再讓思緒四處遊走,專注在當下,也不再去想終點還多遠?還要再跑多久才會到?這種把目標放掉,全然投入在過程的方法,果然很有幫助,節省了好多能量,而且順利完賽了。

從元旦之後,我的跑步能量累積得很少,身體狀態明顯不足!雖然順利完賽,速度也沒有真的很慢,但是進入終點線之後,我的注意力已經全部耗盡了,思緒無法集中,不能再想任何事,也沒有力氣說話。

我回想自己的跑步過程:一開始,確實充滿喜悅和活力感,每晚睡前,我總是對隔天的晨跑,滿懷著雀躍的期待,想到明天我要去跑步,就覺得開心!而我的身體,似乎也感受到了這份開心,它每天不到五點,就能自動起床支持我的晨跑。

後來,我參加了跑步團體的訓練,開始認真計算距離和時間,中間休息幾次和幾秒,都是教練精心的安排。教練帶得很好,我的體能提升、速度變快了;這套科學化的訓練方法,完全沒有問題。問題是,從那之後,我就不再從跑步中,感受到任何生命力和快樂……

我開始厭倦跑步。我的每一次跑步,如果不是為了追求那幾秒鐘的進步,就是為了延長自己的體能耐力,這種感覺,真的讓我覺得糟透了!我想,是因為這種模式,已經完全偏離了我的初心。

我開始反思:晨跑一開始帶給我的快樂,到底是什麼?我喜歡黎明即起的自己,在破曉時分,邂逅太陽神聖的金光,也在自由奔跑的一日之初,帶著活力跟自己快樂說早安,並且再次和自己相遇,這才是我晨跑的目的。

後來,我決定退出跑圈,回歸一開始最單純的跑步,重新在跑道上做自己,沒有配速,也沒有距離的概念,只做快樂的跑者!一位跑友說:你應該繼續訓練,因為訓練確實也讓你進步了,不是嗎?我搖搖頭:當我的內心缺乏喜悅時,跑得再快或再遠,里程和速度的數字,就不再有意義。

世界名廚江振誠在《初心》這本書裡面也說過:「完美」的最後一塊拼圖,不是功成名就,而是放下,一種回盼初心,內心滿足的快樂。我們做任何一件事情的初心,都是重要的,它是我們最初的感動,或最初的夢想!如果有一天,你迷失在任何一條道路上,記得回到當初站在起點時的自己,憶起你為什麼會站在那裡的原因,如此一來,你就能再次校準自己,找回內在的滿足和快樂。


★ 閱讀相關資訊:

🔗 你的生活,有儀式感嗎?

🔗 當下靜心訓練:神聖舞蹈

 

Awanita

◇ AWANITA ◇

阿瓦妮塔,現居新北市。近年在許多城市提供身心靈教學和服務。經常在台北、北京、深圳、廣州、杭州、成都、瀋陽與廈門等城市,留下光的足跡。期間亦曾旅居北京兩年,透過多元途徑,帶領人們從內而外成長蛻變,活出屬於自己的新故事。

Awanita

◇ AWANITA ◇

阿瓦妮塔,現居新北市。近年在許多城市提供身心靈教學和服務。經常在台北、北京、深圳、廣州、杭州、成都、瀋陽與廈門等城市,留下光的足跡。期間亦曾旅居北京兩年,透過多元途徑,帶領人們從內而外成長和蛻變,活出屬於自己的新故事。

2021 年 4 月 24 日

校準自己:不忘初心,謹記你因何而來


Awanita's Blog


假如,你曾經極致熱愛一件事:對你來說,它比冬天早晨的被窩更迷人,每天你一睜開眼睛,就想立刻起床去做它。但是,忽然有一天,你沒有理由的開始不喜歡它,甚至討厭它⸺這裡面,一定某個地方出了問題。

兩周前,我完賽了「台新女子馬拉松」的半馬路跑!老實說,這一次從市政府起跑、直奔終點大直河濱公園的過程,我覺得很累。

在跑道上,我想起了十幾年前,我在神聖舞蹈的靜心團體接受訓練時,老師總是要求舞者,在所有的動作中保持「當下」的品質。意識聚焦在當下,沒有剛才怎麼了,也沒有下一秒會怎樣,只有此刻的每一個動作……假如一個人遠離了當下,他的狀態就像一部漏油的車子,不僅能量消耗非常快速,而且油箱是永遠加不滿的。

所以我慢慢調整自己,把注意力拉回來,不再讓思緒四處遊走,專注在當下,也不再去想終點還多遠?還要再跑多久才會到?這種把目標放掉,全然投入在過程的方法,果然很有幫助,節省了好多能量,而且順利完賽了。

從元旦之後,我的跑步能量累積得很少,身體狀態明顯不足!雖然順利完賽,速度也沒有真的很慢,但是進入終點線之後,我的注意力已經全部耗盡了,思緒無法集中,不能再想任何事,也沒有力氣說話。

我回想自己的跑步過程:一開始,確實充滿喜悅和活力感,每晚睡前,我總是對隔天的晨跑,滿懷著雀躍的期待,想到明天我要去跑步,就覺得開心!而我的身體,似乎也感受到了這份開心,它每天不到五點,就能自動起床支持我的晨跑。

後來,我參加了跑步團體的訓練,開始認真計算距離和時間,中間休息幾次和幾秒,都是教練精心的安排。教練帶得很好,我的體能提升、速度變快了;這套科學化的訓練方法,完全沒有問題。問題是,從那之後,我就不再從跑步中,感受到任何生命力和快樂……

我開始厭倦跑步。我的每一次跑步,如果不是為了追求那幾秒鐘的進步,就是為了延長自己的體能耐力,這種感覺,真的讓我覺得糟透了!我想,是因為這種模式,已經完全偏離了我的初心。

我開始反思:晨跑一開始帶給我的快樂,到底是什麼?我喜歡黎明即起的自己,在破曉時分,邂逅太陽神聖的金光,也在自由奔跑的一日之初,帶著活力跟自己快樂說早安,並且再次和自己相遇,這才是我晨跑的目的。

後來,我決定退出跑圈,回歸一開始最單純的跑步,重新在跑道上做自己,沒有配速,也沒有距離的概念,只做快樂的跑者!一位跑友說:你應該繼續訓練,因為訓練確實也讓你進步了,不是嗎?我搖搖頭:當我的內心缺乏喜悅時,跑得再快或再遠,里程和速度的數字,就不再有意義。

世界名廚江振誠在《初心》這本書裡面也說過:「完美」的最後一塊拼圖,不是功成名就,而是放下,一種回盼初心,內心滿足的快樂。我們做任何一件事情的初心,都是重要的,它是我們最初的感動,或最初的夢想!如果有一天,你迷失在任何一條道路上,記得回到當初站在起點時的自己,憶起你為什麼會站在那裡的原因,如此一來,你就能再次校準自己,找回內在的滿足和快樂。


★ 閱讀相關資訊:

🔗 你的生活,有儀式感嗎?

🔗 當下靜心訓練:神聖舞蹈

 

Awanita

◇ AWANITA ◇

阿瓦妮塔,現居新北市。近年在許多城市提供身心靈教學和服務。經常在台北、北京、深圳、廣州、杭州、成都、瀋陽與廈門等城市,留下光的足跡。期間亦曾旅居北京兩年,透過多元途徑,帶領人們從內而外成長和蛻變,活出屬於自己的新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