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年 8 月 15 日

阿格尼:從陰影進入光明,認出自身的光


Awanita's Blog


這是超棒的一個美好夜晚!今天晚上,和近三百位朋友一同接受阿格尼點化,一起沉浸在自身之光的喜悅裡。其中,有一個可以公開分享的能量技巧,我將它分享出來,你也可以透過練習,享受自身之光的喜悅喔:

將你的兩個食指放在兩邊鎖骨下方的凹洞,同時,在你的内在,複誦數字真言55兩分鐘,如此可以關掉共振的影響,幫助你認出你自身的光與在你周圍的光

很多人問我,阿格尼是誰?我節錄兩段阿格尼的訪談內容,裡面有一些阿格尼的小故事,或多或少可以幫助你認識他:

阿格尼的旅程

或多或少可以說,我沒有旅程,因為我轉世就沒有忘記我自己。所以,當我還是小孩時,就已經是現在這樣了,當我還小的時候,我就知曉事情了。我在嬰兒時期被領養,養父母每天忙於工作,從來沒有人質疑過這個能力,他們只會運用它。

在我十三歲以前,他們很高興我可以看見未來、知曉事情,可以在生意方面給他們意見。到了我十三歲時,人們告訴我:「現在你長大了,你可以抽菸、喝酒、交女朋友什麼的,但是你不可以再去看未來,因為成人不會這麼做,那是不合乎自然的。」

有人這樣跟我說,但我想著,每個人應該都可以這麼做,我們都來自同一個源頭,難道每個人不應該都有能力看見氣場、跟天使或其他存有說話、跟植物、動物說話嗎?我很確定每個人都做得到。但是那是我第一次知道,我不應該那麼做,那對成人不好。

然而,我又多花了一年時間,在我十四歲時,第一次獨自在倫敦度假。有一天,我坐在一個迪斯可舞廳,裡頭有一群漂亮的女生靠著牆壁,我看著她們,在心裡想著,並跟自己說:如果你們能夠滑下牆壁,然後躺在地上,那會很不錯。

然後,他們竟然真的那麼做了!我想:好吧,我的父母是對的,我不應該停止我的能力……我試著持續三年不再使用我的能力。然而到了我十七歲時,這個能力變得強大到,我必須再度將它使用在人們的身上。所以,從十七歲到十九歲,我多做了一些「算命」的事。

然而,只能知道未來卻無法改變它,讓我覺得不好玩。

舉例來說,曾經有個女生來找我問事情,我看見她會出車禍,於是告訴了她:「明天你將會有車禍,而且相當嚴重。」結果她真的出了車禍。有人也許會說,她出車禍,或許是因為我告訴了她,這是一種自我應驗的預言。

但是我也看到另一個女孩會出車禍,我沒有告訴她,她還是出了車禍;所以,那不是自我應驗的預言。為何我能看見未來,卻無法改變它?這真的很無聊。就好像你知道明天會有草莓吃,但今天你卻不能嚐到它的滋味,那麼,這個知道就沒有意義。

我最後一次幫人算命,是為一對年輕情侶,當時我十九歲。他們來找我:「我們打算結婚,你能告訴我們,關於我們的未來嗎?」結果,我看到女孩會有五個孩子,而男孩會有三個,我要怎麼跟他們說?「你們會有孩子(笑)。」於是我不再告知人們未來,因為那毫無意義。

於是我轉而多做療癒、教導療癒、教導靜心以及擴展光跟愛……之類的。同時,我當時在學校念法律,我試著開始做醫療的專業,比如針灸、整脊、療癒技巧等,並且在斯里蘭卡受邀擔任中醫教授。

所以那時我教一點課,另外也在德國有一間診所,但這讓我再次感到無趣。因為人們來到我面前總是說:「喔!我有問題」,他們總是只看到問題,並且如此投入劇情。人們來到我的診所,告訴我這裡、那裡有問題,他們總是把焦點放在看見問題上。

我認為,若能看見對方的潛能,那會是大很多的,愛的分享。我會這麼說:好的,如果你走向你的潛能,那麼問題自然就消失了;如果你離開問題所在,而不是跟著你的問題打轉……停止聚焦在你弱的部份,開始聚焦在你的潛能,那些你的強處,以及你能療癒的部份,原諒你自己。

因此,在四十歲時,我從冰冷的工作野心中轉向,停止了療癒技巧的工作,轉而多去教導如何發展潛能,那仍然很有趣。接著我開發了浴光之路、阿法氣顧問、靈性老師訓練,以及一些療癒學派。但後來,我大概有十年沒有教課,因為有好多好東西、好多很棒的人完成訓練了,我只要坐下來,等候新的發生就可以了。

關於愛與恐懼

兩件事:一是每個人都想快樂,並且每個人都有一個接觸層級,可以藉此而愉悅地再次被指引到快樂,或是被指引到愛。但我們已經缺少的那第一步,是我們不允許人們讓我們開心。

我跟法國警察有個很美好的經驗。

我們一開始在安瑞塔巴,位於法國的聖火傳承母光中心時,他們以為我們是回教徒,所以他們就用秘密機構、秘密警察、州警察、地方警察、各式各樣的警察,來調查我們。因此有兩年的時間,警察每天都來,帶來市政府、州政府的信,一直要我們做這做那、做這做那。

有一天,我正在帶課,秘書跑來告訴我:「你得下樓來,警察又來了!」所以我走了三層樓下去,到達辦公室時,警察站在那裡,我說:「看見你們真好!你們今天要帶給我什麼樣的喜悅?」他們看看彼此,心想,從沒有人這麼對他們這麼說過,於是他們笑了。

從那天起,我們就變成了朋友!他們來跟我們一起騎摩托車,一起散步。從那天起,一切都變得柔軟了。因為「喔,我們可以讓他們開心!」是的,你可以讓我開心,我也會讓你開心,但是沒有人跟他們說過,他們可以帶給人快樂,只說他們能帶給人恐懼。

日常生活中,我們都會在某些日子需要幫助,在某些日子可以給予幫助。但記住,人們是被允許讓我們開心的,而且能這麼做,他們也會好開心:「喔,我真的可以幫你!我好開心我可以為你做一些事!」這也適用在我們自己身上。有人說,「可以告訴我如何快樂嗎?」「喔,你要我告訴你,我真開心!」所以允許自己去接受喜悅、接受幫助,就已經能改變那些對你生氣的人。

因為每個人都在說:我怕這個人,我怕這個小偷,我怕誰誰誰……但沒有人說:喔,你能幫我,帶給我快樂……他們一輩子都沒有聽過這些。所以允許他們,「喔,我可以耶,我可以讓人開心。沒有人告訴過我,或許我也可以改變我的生命,享受其他人,也展現快樂。」

我看到許多例子:沒錯,你可以再度去愛。從亞特蘭提斯時代以來的兩萬年,好多人活在陰影面,沒有人告訴他們,他們可以回頭再去愛。他們就想:好吧,那我們就一輩子留在黑暗面吧,我們經驗過地獄。那些從阿富汗、伊拉克、以色列等等戰爭回來的人,他們從地獄出來,沒有人提醒他們,他們仍然可以去愛。

他們看到不好的事,做了不好的事,但仍然有一扇通往他們自己的心的門正打開著,只是沒有人提醒他們。這些難民帶著滿滿的創傷逃出,人們說,你需要毯子、你需要食物、你需要帳篷……當然,身體需要滋養,但你的心更需要滋養,你是有未來的,你可以再度去愛,你會找到愛你的人,你會再度找到幸福,這會比食物或毯子更能帶來不同。


相關連結:

🔗 訪談影片:2015年十一月

🔗 哪裡可以報名阿格尼每月工作坊?阿格尼網站

🔗 另一個技巧練習:將恐懼轉化為行動

Awanita

◇ AWANITA ◇

阿瓦妮塔,現居新北市。近年在許多城市提供身心靈教學和服務。經常在台北、北京、深圳、廣州、杭州、成都、瀋陽與廈門等城市,留下光的足跡。期間亦曾旅居北京兩年,透過多元途徑,帶領人們從內而外成長蛻變,活出屬於自己的新故事。

Awanita

◇ AWANITA ◇

阿瓦妮塔,現居新北市。近年在許多城市提供身心靈教學和服務。經常在台北、北京、深圳、廣州、杭州、成都、瀋陽與廈門等城市,留下光的足跡。期間亦曾旅居北京兩年,透過多元途徑,帶領人們從內而外成長和蛻變,活出屬於自己的新故事。

2021 年 8 月 15 日

阿格尼:從陰影進入光明,認出自身的光


Awanita's Blog


這是超棒的一個美好夜晚!今天晚上,和近三百位朋友一同接受阿格尼點化,一起沉浸在自身之光的喜悅裡。其中,有一個可以公開分享的能量技巧,我將它分享出來,你也可以透過練習,享受自身之光的喜悅喔:

將你的兩個食指放在兩邊鎖骨下方的凹洞,同時,在你的内在,複誦數字真言55兩分鐘,如此可以關掉共振的影響,幫助你認出你自身的光與在你周圍的光

很多人問我,阿格尼是誰?我節錄兩段阿格尼的訪談內容,裡面有一些阿格尼的小故事,或多或少可以幫助你認識他:

阿格尼的旅程

或多或少可以說,我沒有旅程,因為我轉世就沒有忘記我自己。所以,當我還是小孩時,就已經是現在這樣了,當我還小的時候,我就知曉事情了。我在嬰兒時期被領養,養父母每天忙於工作,從來沒有人質疑過這個能力,他們只會運用它。

在我十三歲以前,他們很高興我可以看見未來、知曉事情,可以在生意方面給他們意見。到了我十三歲時,人們告訴我:「現在你長大了,你可以抽菸、喝酒、交女朋友什麼的,但是你不可以再去看未來,因為成人不會這麼做,那是不合乎自然的。」

有人這樣跟我說,但我想著,每個人應該都可以這麼做,我們都來自同一個源頭,難道每個人不應該都有能力看見氣場、跟天使或其他存有說話、跟植物、動物說話嗎?我很確定每個人都做得到。但是那是我第一次知道,我不應該那麼做,那對成人不好。

然而,我又多花了一年時間,在我十四歲時,第一次獨自在倫敦度假。有一天,我坐在一個迪斯可舞廳,裡頭有一群漂亮的女生靠著牆壁,我看著她們,在心裡想著,並跟自己說:如果你們能夠滑下牆壁,然後躺在地上,那會很不錯。

然後,他們竟然真的那麼做了!我想:好吧,我的父母是對的,我不應該停止我的能力……我試著持續三年不再使用我的能力。然而到了我十七歲時,這個能力變得強大到,我必須再度將它使用在人們的身上。所以,從十七歲到十九歲,我多做了一些「算命」的事。

然而,只能知道未來卻無法改變它,讓我覺得不好玩。

舉例來說,曾經有個女生來找我問事情,我看見她會出車禍,於是告訴了她:「明天你將會有車禍,而且相當嚴重。」結果她真的出了車禍。有人也許會說,她出車禍,或許是因為我告訴了她,這是一種自我應驗的預言。

但是我也看到另一個女孩會出車禍,我沒有告訴她,她還是出了車禍;所以,那不是自我應驗的預言。為何我能看見未來,卻無法改變它?這真的很無聊。就好像你知道明天會有草莓吃,但今天你卻不能嚐到它的滋味,那麼,這個知道就沒有意義。

我最後一次幫人算命,是為一對年輕情侶,當時我十九歲。他們來找我:「我們打算結婚,你能告訴我們,關於我們的未來嗎?」結果,我看到女孩會有五個孩子,而男孩會有三個,我要怎麼跟他們說?「你們會有孩子(笑)。」於是我不再告知人們未來,因為那毫無意義。

於是我轉而多做療癒、教導療癒、教導靜心以及擴展光跟愛……之類的。同時,我當時在學校念法律,我試著開始做醫療的專業,比如針灸、整脊、療癒技巧等,並且在斯里蘭卡受邀擔任中醫教授。

所以那時我教一點課,另外也在德國有一間診所,但這讓我再次感到無趣。因為人們來到我面前總是說:「喔!我有問題」,他們總是只看到問題,並且如此投入劇情。人們來到我的診所,告訴我這裡、那裡有問題,他們總是把焦點放在看見問題上。

我認為,若能看見對方的潛能,那會是大很多的,愛的分享。我會這麼說:好的,如果你走向你的潛能,那麼問題自然就消失了;如果你離開問題所在,而不是跟著你的問題打轉……停止聚焦在你弱的部份,開始聚焦在你的潛能,那些你的強處,以及你能療癒的部份,原諒你自己。

因此,在四十歲時,我從冰冷的工作野心中轉向,停止了療癒技巧的工作,轉而多去教導如何發展潛能,那仍然很有趣。接著我開發了浴光之路、阿法氣顧問、靈性老師訓練,以及一些療癒學派。但後來,我大概有十年沒有教課,因為有好多好東西、好多很棒的人完成訓練了,我只要坐下來,等候新的發生就可以了。

關於愛與恐懼

兩件事:一是每個人都想快樂,並且每個人都有一個接觸層級,可以藉此而愉悅地再次被指引到快樂,或是被指引到愛。但我們已經缺少的那第一步,是我們不允許人們讓我們開心。

我跟法國警察有個很美好的經驗。

我們一開始在安瑞塔巴,位於法國的聖火傳承母光中心時,他們以為我們是回教徒,所以他們就用秘密機構、秘密警察、州警察、地方警察、各式各樣的警察,來調查我們。因此有兩年的時間,警察每天都來,帶來市政府、州政府的信,一直要我們做這做那、做這做那。

有一天,我正在帶課,秘書跑來告訴我:「你得下樓來,警察又來了!」所以我走了三層樓下去,到達辦公室時,警察站在那裡,我說:「看見你們真好!你們今天要帶給我什麼樣的喜悅?」他們看看彼此,心想,從沒有人這麼對他們這麼說過,於是他們笑了。

從那天起,我們就變成了朋友!他們來跟我們一起騎摩托車,一起散步。從那天起,一切都變得柔軟了。因為「喔,我們可以讓他們開心!」是的,你可以讓我開心,我也會讓你開心,但是沒有人跟他們說過,他們可以帶給人快樂,只說他們能帶給人恐懼。

日常生活中,我們都會在某些日子需要幫助,在某些日子可以給予幫助。但記住,人們是被允許讓我們開心的,而且能這麼做,他們也會好開心:「喔,我真的可以幫你!我好開心我可以為你做一些事!」這也適用在我們自己身上。有人說,「可以告訴我如何快樂嗎?」「喔,你要我告訴你,我真開心!」所以允許自己去接受喜悅、接受幫助,就已經能改變那些對你生氣的人。

因為每個人都在說:我怕這個人,我怕這個小偷,我怕誰誰誰……但沒有人說:喔,你能幫我,帶給我快樂……他們一輩子都沒有聽過這些。所以允許他們,「喔,我可以耶,我可以讓人開心。沒有人告訴過我,或許我也可以改變我的生命,享受其他人,也展現快樂。」

我看到許多例子:沒錯,你可以再度去愛。從亞特蘭提斯時代以來的兩萬年,好多人活在陰影面,沒有人告訴他們,他們可以回頭再去愛。他們就想:好吧,那我們就一輩子留在黑暗面吧,我們經驗過地獄。那些從阿富汗、伊拉克、以色列等等戰爭回來的人,他們從地獄出來,沒有人提醒他們,他們仍然可以去愛。

他們看到不好的事,做了不好的事,但仍然有一扇通往他們自己的心的門正打開著,只是沒有人提醒他們。這些難民帶著滿滿的創傷逃出,人們說,你需要毯子、你需要食物、你需要帳篷……當然,身體需要滋養,但你的心更需要滋養,你是有未來的,你可以再度去愛,你會找到愛你的人,你會再度找到幸福,這會比食物或毯子更能帶來不同。


相關連結:

🔗 訪談影片:2015年十一月

🔗 哪裡可以報名阿格尼每月工作坊?阿格尼網站

🔗 另一個技巧練習:將恐懼轉化為行動

Awanita

◇ AWANITA ◇

阿瓦妮塔,現居新北市。近年在許多城市提供身心靈教學和服務。經常在台北、北京、深圳、廣州、杭州、成都、瀋陽與廈門等城市,留下光的足跡。期間亦曾旅居北京兩年,透過多元途徑,帶領人們從內而外成長和蛻變,活出屬於自己的新故事。